有人說,縣域城鎮化是中國城鎮化進程的“最後一公里”。縣域,作為新一輪城鎮化的主戰場,一方面,面臨各種政策、產業、資本等優勢要素向縣域聚集的新機遇;另一方面,也飽受財力不足、利益調整、生態壓力等制約因素。那麼,河北的城鎮化之路要怎麼走?
  調查一
  寧晉欲做“省會城市副中心”
  “還是住樓房好,乾凈方便,水電暖齊全。”村民張建波道出了寧晉縣賈家口鎮小河莊村不少鄉親的心聲。而這一幕,只是幾年前寧晉城鎮化進程中的一幅老照片,今日的寧晉城鎮化之路又現新意。“寧晉縣立足地處石邢衡交匯點,貼近省會、對接京津的區位優勢,新一輪規劃明確了做‘省會城市副中心’的定位,力爭建成60平方公里、50萬人的中等城市。”寧晉縣縣委書記李江山語氣篤定。
  作大產業,撐起重點鎮,是寧晉新型城鎮化的最得意之筆。在寧晉,掰著手指能數出的特色產業鎮有很多。比如,“中國電線電纜之鄉”——— 賈家口鎮,以機件加工產業為主導的全國重點鎮——— 大陸村鎮,以鹽化工園區為依托的侯口鎮,以食品加工為主的河渠鎮,以電線電纜、紡織服裝產業為特色的蘇家莊鎮、東汪鎮等等。這些鎮產業基礎較好,都擁有1家省級或市級工業園區。
  而在生產方式上,寧晉通過土地流轉改變傳統的一家一戶小農經濟模式,讓土地向大戶、農莊、農民合作社和公司集中,提高農業的市場化、組織化、規模化程度。在生活方式上,借助農村面貌改造提升的大好機遇,按照“三靠近——— 靠近現有城鎮、靠近工業園區、靠近商貿市場”的原則建立農民集中居住區。而村民張建波即是這樣的受益者。
  “按照上述三條路徑,寧晉縣域城鎮化最終形成較為合理的‘523’結構,即:按照70%左右的城鎮化率規劃,其中50%人口集中在縣城,20%人口集中到重點鎮,其餘30%左右人口集中在農村新社區。”李江山說。
  思考
  新型城鎮化是誰的城鎮化?
  “資金不足是縣域新型城鎮化發展的一大難題。實踐證明,適度舉債,靠市場化思維建立合理的利益機制來推動城市的融資,是一個必然選擇。”採訪中,記者瞭解到,寧晉正在加快推動建立政府主導、社會參與、市場化運作的城建投融資平臺,引進社會資金參與城鎮化進程;積極探索城市綠化、環衛等服務外包,利用市場機制、整合社會力量來共同管理城市。“新型城鎮化核心是人的城鎮化,必須尊重群眾意願,保護農民利益,讓農村在推動工業化與城鎮化進程中最大限度的共享成果,讓農民與市民獲得同樣的歸屬感、幸福感。‘以人為本’的原則必須貫徹到城鎮化過程中的每個細節。”採訪中,這基本已是各界共識。而在寧晉,已經在探索實行的“1+5”徵地補償辦法正合此意:在制定一個合理補償標準的基礎上,配套實施留地安置、發展集體事業、失地群眾就業、社會保障、最低生活保障等五項機制,群眾不僅能得到一次性的政策性收入,還能得到持續性的經營性收入、養老保障,從而成為新型城鎮化進程中最大受益者、積极參与者。
  調查二
  圍場的城鎮化困惑
  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位於河北省最北部,距承德市137公里,距北京320公里。全縣總人口52.3萬人,其中縣城總人口8.9萬人,城鎮化率28.4%。圍場縣城人均居住面積32.16平方米,人均綠地5平方米。城市中心面積不足25平方公里,中心區僅為7.3平方公里。
  一方面縣財政拮据,投入不足;另一方面多元化融資渠道沒有形成。在十五期間,圍場縣財政平均每年基礎設施建設投入僅1000萬元,自2012年開始增多。城市基礎設施老化、失修問題嚴重。同時,縣城及幾個重點鎮沒有形成具有一定優勢的支柱產業,縣城以第三產業為主,且都是小規模的商貿服務企業,重點鎮也沒有形成獨具特色的產業群,致使城市產業拉動力較弱。另外,政府對土地收儲2012年正式啟動,由於對城市土地沒有形成集約化控制,統一拆遷、規模開發、整體規劃、全方位實施的理念沒有真正形成,大規劃的統籌引領作用尚難充分發揮。
  思考
  62個省級貧困縣的城鎮化路要怎麼走
  沒有欠發達地區的城鎮化,就談不上真正的城鎮化。採訪中,威縣工商聯主席陳安增如是表示。全省還有62個省級以上貧困縣,這些縣農民人均純收入不足全省平均水平的60%,有的縣,農民人均純收入只有全省平均水平的30%。全省既有全部財政收入超過百億元的縣,也有一批全部財政收入不足3億元的縣。有30多個縣公共財政收入只有一億元左右。不過,在經濟欠發達地區,推進城鎮化建設,既存在基礎薄弱、發展緩慢、資金不足等實際困難和問題,又具有政策寬鬆、資源較多、便於借用外力等方面的後發優勢。
  在經濟欠發達地區,生產要素聚集程度較高的地方就是縣城。因此,在經濟欠發達地區,重視和加強縣城建設,統籌兼顧其它小城鎮建設,符合當地的生產力發展水平。縣城發展的基礎是二三產業,首先是現代工業。沒有相當規模的工業,第三產業難以快速發展。以威縣為例,其是一個傳統農業大縣,又是國家級貧困縣。全縣近60萬人口,多年來城鎮化率不足20%。近幾年來,威縣做大縣城、發展工業、擴大開發區統籌謀劃,協調推進。2012年,城鎮化率接近30%,縣城人口由過去五六萬人增加到十幾萬人。威縣的發展變化,受到社會各方面的關註。
  高端聲音
  河北城鎮化:我們該有怎樣的作為
  關鍵詞:土地缺口
  王保民(省國土資源廳副廳長)如何提高土地保障能力
  我省城鎮化率每提高一個百分點,就要有100多萬人進城,到2015年,我省城鎮人口將增加750萬人,城鎮化率爭取達到54%。按每人100平方米計算,今後三年僅城鎮擴張就需新增建設用地110多萬畝,用地缺口在60%以上。目前農村用地過大且閑置浪費嚴重,城鎮則用地緊張,今後保障城鎮用地,要在用好增量的同時,更加註重挖掘存量用地,推進集體建設用地使用權流轉,實現城鄉土地同地同權。重點解決好農民進城後“三塊地”(宅基地、承包地、進城後住宅用地)問題,加快研究建立宅基地有償使用、有序退出、有限流轉制度,建立進城落戶農民城鎮住房保障機制。
  關鍵詞:規劃
  朱正舉(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廳長)經濟圈大背景下謀劃城鎮化空間佈局
  2012年,全省城鎮化水平已達46.8%,住房保障覆蓋率達到16.9%。11個設區城市創造了全省1/3的經濟總量和近50%的財政收入。接下來河北應在京津冀一體化和首都經濟圈的大背景下來謀劃我省城鎮化空間佈局,一是推進沿海地區發展,把秦唐滄培育成為沿海地區中心城市;二是推進環京津地區協調發展,使張家口、承德、廊坊、保定發展成為首都產業轉移的承接地;三是強力提升石家莊省會功能,加快邯邢一體化進程,打造冀中南新優勢。
  關鍵詞:作大縣城
  王華清(石家莊市政協主席)實施“小縣大縣城”戰略
  我省現有22個縣級市,113個縣,數量居全國第二位。城區平均人口規模10.9萬人,20萬人口以上的只有12個縣城,近6成縣城人口不足10萬人。河北縣域GDP雖然占到全省三分之二,但財政收入只有二分之一,70%的縣地方一般性財政收入不足 5億元,無力帶動縣城建設。多數縣傳統產業居多,新興產業與龍頭產業較少。河北城鎮化建設要抓住作大縣城這個“牛鼻子”。實施“小縣大縣城”戰略,拉開縣城框架,為今後發展留足空間,要吸引大中城市的勞力密集型企業向小城鎮遷移;吸引農民到縣城和中心鎮創業,就近轉移人口。
  關鍵詞:民企參與
  劉勁松(省工商聯主席)降低民業參與城鎮化建設準入條件
  截至2012年底,河北民營經濟占到全省GDP的64.8%,全部財政收入的67.3%,固定資產投資的77.0%,出口總值的83.8%。吸引民營經濟參與到城鎮化建設中,要降低民營企業參與城鎮化建設準入條件。對於城鎮建設中可以實行市場化運作的基礎設施、市政工程和其他公共服務領域,制定公開、公平、合理的準入制度,降低民間資本參與門檻。對於營利性城鎮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設施項目,政府有關部門可採取“BT”或“BOT”模式,為民間投資創造有利條件。再次,要優化民營企業發展環境。
  關鍵詞:資金瓶頸
  許傑(中國工商銀行河北省分行行長)如何破解資金瓶頸
  進一步服務新型城鎮化建設,金融業應當更好地發揮職能作用,在破解城鎮化建設資金“瓶頸”問題上更有作為。為此,一是銀行業機構應當進一步把信貸資源在總量和結構上向城鎮化建設領域傾斜,提高城鎮化建設相關貸款的比重。二是積極向江浙滬粵等發達地區學習支持城鎮化建設的創新做法,開發符合我省實際的新的融資工具。重視多層次、多元化金融產品和融資工具的運用。三是進一步加強對城鎮公用事業建設、重點產業培育、小微企業發展、改進民生服務、擴大居民消費等方面的金融支持。
  郭錦洲(河北省銀監局局長)創新適應城鎮化的信貸產品
  目前全省城鎮化建設貸款中平臺貸款為655.54億元,占36.08%。但縣級平臺公司普遍缺乏有效抵押、運作不夠規範,銀行增信困難。當下,應創新適應城鎮化的信貸產品和信貸模式。儘快出台專項信貸政策。建議各大型銀行總行制定支持城鎮化的信貸政策;加強存量信貸資產結構調整,引導銀行業加強與地方政府的合作,探索風險可控的信貸模式,包括對城鎮化和產業鏈條的綜合信貸方案、對園區產業集群的信貸支持等。
  關鍵詞:縣域經濟
  李亞民(省國稅局局長)縣域經濟二產比重畸高
  我省共有縣及縣級市135個(以下簡稱縣),2012年完成國稅收入760.7億元,占全省國稅收入的49.3%。國稅收入排前10名的縣中,藁城市2012年實現政府口徑國稅收入81.2億元,居全省之首。經測算,135個縣平均稅負4.55%,比全省平均稅負低1.77個百分點,這反映出我省縣級稅收貢獻整體上低於市轄區和開發區。
  2012年,河北省縣域經濟第二產業稅收比重為84.3%,比全國平均水平高23.7個百分點;第三產業稅收比重為15.7%,比全國低23.6個百分點。這說明我省縣域經濟產業佈局不合理,對第二產業尤其是資源性產業依賴度過高。
  關鍵詞:交通
  高金浩(河北省交通廳廳長)
  截至2012年底,全省公路通車總里程達到16.3萬公里,其中高速公路5069公里(居全國第3位),但是,與推進城鎮化要求相比,交通運輸仍“不適應”。當下在高速公路上,加快推進張承、張涿、二秦、京滬等建設,對未通高速的尚義、赤城縣建成一級公路與高速公路網絡相連通。打通與首都和相鄰省份間的大通道,加快推進京港澳改擴建、石太二通道、京新冀晉蒙交界段、京秦平安城至冀津界段等高速公路建設,使更多的城鄉併入大路網,增強其承接京津等先進地區外溢輻射能力。增加疏港通機場高速建設。加快遷曹高速、邯港高速、沿海高速北戴河機場支線等項目建設,讓沿線縣鄉便捷上天(機場)入海(港口),促進經濟區位優勢提升。
  本報記者 王真
  (原標題:從兩個縣域標本看河北新型城鎮化路徑)
創作者介紹

西城

nv58nvbyu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